日本政府在7月1日的內閣會議上,正式決定為解禁日本戰後一直被否定使用的集體自衛權而修改憲法解釋。此舉遭到許多日本民眾的強烈抗議。圖為當日下午,日本民眾在首相官邸前抗議解禁集體自衛權,要求立即中止內閣會議。中新社發 王健 攝
  視頻:外交部回應日解禁集體自衛權 敦促其審慎來源:中央電視臺
  中新社北京7月2日電 (記者 劉旭)當地時間7月1日,日本政府召開臨時內閣會議,通過修改憲法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內閣決議案。這意味著日本戰後以專守防衛為主的安保政策將發生重大變化。
  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決議一經出台,即遭到來自各界的尖銳批評。日本一些主流媒體甚至直指其為“暴舉”,《朝日新聞》社論稱此為日本政治“極端危險的先例”。實際上,自2012年第二次執政以來,以首相安倍晉三為代表的日本右翼勢力一直小動作不斷,今年1月發表施政演說時,安倍首次明確提及解禁集體自衛權,在這之後的半年時間里,日本國內外對其右傾政策的批評之聲可謂不絕於耳。
  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周永生在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指出,冷戰結束後,日本在亞洲地區的主導地位開始呈現頹勢,對自身經濟發展的不滿和對周邊國家的敵視成為滋生日本社會右傾化情緒的土壤,右翼勢力妄圖通過極端的軍事大國化動作來重溫日本在軍國主義時代的威勢,實質上是在尋求意識形態層面上的滿足感。
  “另一方面,日本政治家有一種心理情結,就是想要在任期內做‘大事’,讓自己‘名垂青史’”,周永生指出,安倍同樣存在這樣的心理,但是在有限的任期內扭轉經濟頹勢這一類的“大事”不易見效,安倍便將註意力轉向修憲擴軍的“歪門邪道”,這完全是出於政客的一己私利,而非他一向宣揚的“為應對外部‘威脅’而解禁自我防禦”。但如果直接修改憲法,安倍很難抵禦國內輿論的壓力,因此他將目光轉向集體自衛權,試圖以此鋪路。
  “集體自衛權”是《聯合國憲章》第51條賦予主權國家的權利,是指與本國關係密切的國家遭受其他國家武力攻擊時,無論自身是否受到攻擊,都有使用武力進行攻擊和干預的權利。二戰後,日本確立“和平憲法”,其中就明確規定日本不保有軍隊,放棄以國權為基礎的國家交戰權,併在憲法解釋中規定日本對集體自衛權“擁有但不能行使”。
  “而此次解禁集體自衛權,相當於通過修改憲法解釋來架空‘和平憲法’”,周永生分析說,按照安倍設想的邏輯,既然憲法的規定已經沒有約束,那不妨直接將其修改,這樣就可以達到用解禁推動修憲的最終目的。
  退一步講,即使最後安倍沒能修改憲法,他也能借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歷史功績”來滿足自己的政治野心。周永生強調,在現代法治社會中,憲法是各國的立法核心,安倍這種無視憲法,以政治手段歪曲、玩弄憲法的做法,無異於對人類法治精神的褻瀆,是法制歷史上的嚴重倒退。
  當然,在安倍的公開解釋中是不會承認這些政治意圖的。在安倍政權的相關表述里,他們的種種“努力”都是為了讓日本重回“正常國家”行列。二戰結束已近六十年,安倍有此意願其實無可厚非,但只有正視侵略歷史、反省戰爭錯誤,才是回歸正常國家的正道,安倍政權一味逆歷史潮流而動,美化歷史、否認侵略,只會讓人更覺日本之“不正常”,將日本在“與世隔絕”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完)  (原標題:國際觀察:解禁集體自衛權 安倍緣何逆流而上?)
創作者介紹

ipod

gw28gwtez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